核心提示:“快看!有光!有人来救我们了!”7月20日,郑州地铁5号线雨水倒灌隧道后,上演了5小时生死时速,紧急营救。

  作为首批到达地铁隧道的救援力量,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金水大队南阳路站15名消防员实则历经艰辛。

  持续的暴雨让地铁5号线内部进水严重。这场“噩梦”,至今仍旧让不少乘客毛骨悚然。有乘客回忆,被困在车厢的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水位上涨,从脚踝到胸口,从地板爬到座椅,和水位一起猛涨的,还有人们的窒息感。

  这时候,至暗的地铁站内,几道光扫过,反复在隧道深处探索,人群中有人哭泣尖叫:快看!有光!有人来救我们了!

  来的人正是一群身着橙色救援服的消防员。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金水大队南阳路站政治指导员殷全铭带领14名消防员抵达现场展开救援。而不为人知的是,这次救援行动的背后,实则历经艰辛,惊心动魄。

  沙口路地铁站作为隧道内被困列车的上游车站,位置特殊,所有通往沙口路地铁站的道路均需通过涵洞,由于降雨量巨大,所有涵洞均被淹没,最大水深10米,救援人员无法顺利抵达灾害现场。

  殷全铭便带领队友们绕道找路,翻越近2米高的铁路铁丝围墙网,有的消防员被铁丝划伤皮肤、擦破衣服,却都拼死保护着救援装备。

  翻越高墙后,队员们抱着装备游泳、蹚水跨过100米湍急的洪流,终于抵达现场。当手电照射到第一个被困人员,激动不已的不止是被困群众,还有赶去救援的年轻消防员们。

  殷全铭和队友们到达地铁隧道时,隧道内水深已到胸口,水流湍急,被困群众拥挤在隧道边缘的台阶上。狭长的台阶宽度不足1米,行走时本就难以维持平衡,加上被困人员苦苦维持的精神和体力状态已经接近极限,许多人甚至已无法自行站立。

  殷全铭带领队友果断跳入水中,用身体为被困群众筑起一道“人肉防洪墙”,挡住湍急的流水。在火速固定好绳索后,他和队友们不断地给大家鼓劲,“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能带你们出去”,引导被困人员抓扶支撑后,向外疏散。

  当看到有群众无法顺利行进时,殷全铭大声向群众呼喊:“快上来!踩着我的肩膀过!”

  越往里走水流越急,见到有部分群众已经被工作人员疏散出来时,他命令几名队员引导已经疏散出的群众与外围救援人员对接,自己又带领其他队员继续逆行深入200余米,逐个车厢砸窗户、撬车门,破拆救援剩余被困车厢内的群众。

  网友“奇迹奇缘”在自己被救经历中回忆:“车顶传来了救命的脚步声——有人来了!消防队的叔叔在使劲砸车厢的玻璃,一下、两下、无数下,终于砸开了两扇玻璃,有空气了,我们可以恢复呼吸了!”

  殷全铭带领队员们对每一节车厢仔细查看、搜救,把困在车顶上的群众用肩膀托举着疏散下来,用担架疏散受伤群众,搀扶、背负体力透支的群众。

  由于疏散可用的隧道台阶狭窄,在向深处救援探索时,殷全铭和队友们为了保证群众顺利疏散,没走台阶,一直逆行在水流湍急的轨道地面,水深几乎到胸口,他和队友用于拍摄内部情况的手机也被冲走了。

  “你们快上来!站水里危险!”人群中有人对他大喊,但他和队友顾不得那么多,只知道,此刻,他们唯有英勇无畏,才能救下更多的人。

  殷全铭事后回忆,“我那会儿满脸是水,看不清楚是谁喊的,就听到有人让我们上去,然后好几个人接力喊。我说我不去,让他们走,他们坚持要给我拉上来。”

  原本是去救人的殷全铭,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十分感动。“我们原本是去救人的,我们救助的群众也在想着我们,不愿我们再遇到危险。那一刻,我觉得特别温暖,就是大家互相帮助,心意相通的那种温暖。”

  救援中的种种感动,在殷全铭的回忆里有许多。作为消防站内的党支部书记,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出发前有14名队员主动请命:“请让我上!”

  于是,这支由党员、预备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组成的“党员突击队”,在殷全铭的带领下,成为第一批到达地铁隧道现场的救援力量。

  从7月20日21时13分到次日凌晨2时10分,在5小时的紧急营救里,前往救援的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的“三股力量”,共营救疏散被困群众300余人。

  什么是救援的意义?大概就是,总能在每一个紧急救援中看到不一样的热血与不一样的感动,总能在一个个紧急救援场景中受到一次次心灵的洗涤,而这一次次洗涤仿佛拥有重新建起生命高度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