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野猪成灾,野猪伤人时有所闻,因非法猎捕野猪获刑和捕野猪电网电死人的事件也屡见不鲜。有农民直言,自己害怕被捕,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辛苦种的水稻被毁”。有地方政府成立狩猎队调控野猪数量,保护民众财产。也有野生动物专家指出,人和野猪如何相处,已成为重要的科学和社会管理问题。

  69岁的农民老杨从网上购买捕兽套,放在稻田周边。他表示知道捕野猪违法,“但没办法”,因为他全家十亩地中3亩稻田,近年总被野猪祸害。据指,为防范野猪,农民在田地里插稻草人、安装喇叭、放鞭炮、夜间驱赶,甚至睡在田里,但野猪很快便不害怕。

  安徽省金寨县梅山镇小南京村山民邵贤宇养鸡3年,今年7月,野猪多次掀开铁丝网闯入鸡棚吃饲料,还咬死、踩死数百只鸡。安徽金寨天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蒲发光周日(21日)对媒体称,为调控野猪数量,该县自2006年已成立狩猎队,至今开展过5次猎捕野猪行动。据调查估算,该县约有4,000只野猪。

  今年5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下发通知,要求做好野猪危害防控工作,先后在河北、山西、福建、江西、广东、陕西、辽宁、黑龙江、浙江、安徽、湖南、湖北、四川、宁夏等14个省区市,开展野猪危害防控综合试点工作。通知又要求各地主动征询该局野猪防控专家组单位意见,开展狩猎人员专业技能培训,探索猎捕结束和猎获物处置方式等。关注野猪防控的人士称,因猎捕野猪涉及管理,一些地方比较慎重。

  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周日表示,国内野猪研究专家极少,对目前野猪的现状,生态学的问题,缺乏足够研究。他解释,人和野生动物间要建立信任,需要一定时间和空间。像云南省多年前在做生态补偿,因此群众对大象接纳程度比较高。报道显示,多地已制订《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补偿办法》,还有一些地方正推行野生动物致害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