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網訊 公司開垮了,欠賬596萬元的『老賴』換個馬甲又當上『董事長』,還西裝革履又堂而皇之開起了新公司,還高朋滿座舉行了個說明會,不想,這個董事長原來是個『老賴』。3月29日上午,昆明市官渡區法院執行局法官接到線索,准備在新公司活動上對該名『老賴』強制執行時,得到內部人員通風報信的『老賴』翻越兩米多高的鐵絲網圍牆匆匆逃脫。

  當天下午14時30分,逃脫的『老賴』沒露面,其代理人出現了,他找到執行局法官,當場履行了其中30件涉及勞動爭議的案件,標的為36萬餘元。

  3月29日上午,雲南網記者和官渡區法院執行局法官法警一起來到昆明市滇池旅游度假區某酒店活動現場,法官將對『老賴』李光燦執行強制執行。記者看到入口處有6名保安站成兩排維護秩序,所有嘉賓需憑請柬和嘉賓證入場。

  9時15分,法官亮明身份准備入場,欲對李光燦進行拘傳,卻被一名自稱是會議負責人的男子擋在門外,該男子稱這樣進去會影響會議進行。法官說:『我們是來執行案子不是針對會議的,法院確認要強制執行的人員李光燦就在會場裡面,他作為董事長要進行現場致辭。』

  男子說不認識李光燦這個人。『會議邀請函上有這個人的名字,職務是公司董事長。』法官說。男子在看了李光燦照片後只好說:『這是我們臨時聘用的。』『董事長也有臨時聘用的?』法官說。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來開會,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致辭。』男子說。

  9時35分,經一番交涉,官渡法院執行局一名法官先進去與李光燦交涉。為避免打草驚蛇,執行局法警守在門外。9時45分,法官出來說會場內已經找不到李光燦本人。

  據法官介紹,被執行人李光燦在會議舉行前還坐在第一排,有幾名申請人進去的時候可能被發現了,得到內部人員通風報信的李光燦迅速『消失』,會議的『董事長發言』環節變臨時成了『監事長發言』。

  明明確認李光燦就在會場,難道他還會飛?法官隨即調取了酒店的監控。監控顯示,9點19分,一名男子從會議的後門處溜走,攀爬後門旁一道近2米高的鐵絲網柵欄,迅速逃離現場。經過辨認,此人正是李光燦。

  記者看到,後門鐵絲網柵欄上豎著尖銳的鐵蒺藜和尖刺,外側離地足足有兩米高,從這裡逃走還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技巧的。

  原來,張某等31人訴昆明某農業公司案件31件,其法人為李光燦,總涉案標的人民幣596萬餘元。其中30起為勞動爭議標的,合計36萬元,另外一起為欠債500多萬。

  『該公司長期躲避債務,公司及法定代表人李光燦逃避執行情節惡劣。』官渡法院執行局副局長鄒序金介紹,此前執行乾警已去過李光燦的公司,現場已『人去樓空』。

  3月28日晚上,申請人向法院提供線索,該公司已沒有實際經營,其法定代表人又重新設立一家公司,並且在3月29日上午將在昆明某五星級酒店舉行大型代理商會議。隨後,官渡區法院執行局准備29日一早到會場,對李光燦進行拘傳。

  9時50分,從會場『溜走』的董事長李光燦接到法官的電話時回復說,自己有事要去臨滄,已在去機場的路上。

  『如果你現在去臨滄的話我們會請民航公安在機場等你。你有案子要執行,不能坐飛機。』法官稱,並要求其立即到法院去對賬履行義務。

  法官對雲南網記者說,已通過技術手段,確認他不在趕飛機的路上。剛纔還有兩名自稱是李光燦公司的人員到現場,詢問欠款事項。『欠賬逃避是違法行為,法院將啟動追債程序進行處罰。』

  『今天你不能來?那你到底要哪一天來履行法院判決?』法官問。李光燦先是稱自己4月5日上午纔有空,隨後約定當天下午14時許到法院處理此事。

  雲南網記者官渡區法院了解到,下午14時30分,李光燦委托了代理人到法院對看看果業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進行了統計,當場履行了其中30件涉及勞動爭議的案件,標的為36萬餘元,並表示其餘涉及民間借貸的案件,將在4月初與申請人聯系達成協議並及時履行。